看四個經典的人性實驗

來源:中國女性網 編輯:璐璐 點擊:日期:2016-01-05
人之初,性本善還是性本惡?古今中外,不論是哲學家、文學家、科學家,還是普通老百姓,都對人性的真相興趣濃厚,都進行過或理性或感性的探索。心理學上有4個經典實驗,也許能
友情提示:點擊圖片直接觀看下一頁或點擊按鈕自動播放

 

  人之初,性本善還是性本惡?古今中外,不論是哲學家、文學家、科學家,還是普通老百姓,都對人性的真相興趣濃厚,都進行過或理性或感性的探索。心理學上有4個經典實驗,也許能帶我們窺見一斑。
  
  愛使人成功

  
  當今社會,競爭激烈,不少人為了謀求個人發展,撇下親人、遠離朋友、拋棄愛人也在所不惜。他們認為人都是冷漠動物,只要在社會上有權有勢,日子就會過得好,而“無用”的人際只是調味劑。然而,你堅信的“叢林法則”可能是錯的。
  
  1938年,時任哈佛大學衛生系主任的阿列•博克開展了一項歷時76年,耗費2000多萬美元的宏大課題研究,為的就是解答“到底是什么讓人成功”的問題。1939年到1944年間,這項研究選擇了268名當年正在哈佛就讀的本科生作為研究對象。每隔2年,這批人會接受調查,回答自己身體是否健康、精神是否正常、婚姻質量如何、事業成功失敗、退休后是否幸福等問題。最后滿足收入、壽命、健康、婚姻標準的人才能被稱作“人生贏家”。結果出人意料,影響“人生成功”的因素中,“男子氣概”沒有作用;智商超過110后就不再影響收入;家庭經濟社會地位高低也影響不大。而真正影響成功的,是童年被愛、理解和尊重他人、青年時能建立親密關系等與“愛”有關的因素。
  
  有人驚呼“用76年煲了一碗雞湯!”表示不屑。但又有誰會否認曾被愛溫暖過后人生變得積極起來了呢?南方醫科大學心理系副教授肖蓉說,愛、溫暖和親密關系,會直接影響一個人應對意外和挫折的方式。活在愛里的人,能迅速進入健康振奮的良性循環,而“缺愛”的人則常常壓抑、獨自療傷而走向消極一端。愛的能力是人類社會的核心部分。愛的所有表現形式都為人類關系賦予了深度。當體驗到強烈的愛的時候,它會使人們擴展思考自己和整個世界。看到這里,你是不是也想起了所愛之人?
  
  權力暴露丑惡
  
  不論是歷史上草菅人命、殺人如麻的獨裁者,還是現代坐上官位后為非作歹的“領導”,無不體現了人獲得權力后的猙獰面目。為什么有些人獲得權力后就變惡人了呢?
  
  1971年,為了觀察環境、身份對人行為的影響,美國斯坦福大學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領導的研究小組開展了一項“斯坦福監獄實驗”。實驗把征募來的24名身心健康、情緒穩定的大學生分成兩組,一組扮作獄警,一組扮作犯人,要求他們保持監獄秩序。獄警和犯人很快適應了角色,卻一步步地超過了預設的界限。實驗最初的24小時內,在幾乎沒有指令的情況下,獄警們開始對犯人進行肉體和心理上的虐待。接下來幾天,獄警對待犯人更加嚴酷,經常不讓他們休息,讓他們做各種卑賤的工作,想出各種方法來懲罰他們。獄警暴力、惡劣的行為讓預期要進行15天的實驗不得不在第6天緊急叫停。
  
  人會按照他們認可的身份和預期中“應該做的事”行事,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僅僅是向人分配角色、貼上標簽,管一些人叫獄警,另一些叫犯人,就足以引發病態行為。“特殊的環境和沒有監督的權力會讓一個溫文爾雅的紳士變成嗜血狂魔,”肖蓉說道,“人有攻擊、暴力的一面,得到權力后會讓人性中這丑陋的一面暴露出來。要避免極端行為,一是要有健全的制度把‘猛獸’關在籠里,二是掌權者不能當局者迷、沉溺于權力游戲,要明白權力越大責任就越大。”
  
  人天生會合作
  
  進化論盛行以來,我們已經普遍接受“人是動物”的觀點。但我們發現人類和其他動物確實存在著巨大的差別。幾萬年來智人從茹毛飲血到精耕細作再到現在能探索宇宙、改造基因,而其他動物則與舊時并無二異,這不禁讓人想問,到底是什么讓人成了“高級動物”、“萬物之靈”呢?
  
  21世紀初,德國馬普進化人類學研究所的埃斯特•赫爾曼帶領團隊開展了一項規模宏大的研究,該研究歷經4年,對來自非洲兩個野生動物保護區的108只黑猩猩以及105位兩歲半的孩子進行了多項認識測試。在空間推理能力、辨別數量多少的能力和因果關系的能力上人類嬰幼兒和黑猩猩得分幾乎相同。但進行社交技巧測試時,原本平分秋色的測試對象突然變得沒有可比性,人類嬰兒輕松擊敗猿類。在“繩-板實驗”中,兩只黑猩猩必須同時拉動板子上的繩索,才能得到葡萄,但強勢的黑猩猩會率先搶奪食物,經過幾次嘗試后,居于弱勢的黑猩猩就只好放棄。而在兒童實驗里,孩子會一起合作。三歲的小孩會通過談判、協商,保證每個人都獲得相同的份額。
  
  可見,黑猩猩在一般智力測試上與人類幼兒不相上下,但它們缺乏人類那種與生俱來的社交、合作技巧。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博士后王玨說,人類可以憑直覺知道另一個人的想法(也就是同理心),以便能同時朝著共同的目標努力。而正是這種社會認知能力,才是人類區別于其他動物的關鍵。不可否認人類內心中有暴力天性,但研究者更相信,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擁有同理心,是協作讓人類取得了今天的巨大成就。
  
  盲目服從變壞人

  
  二戰期間,納粹德國和日本對無辜民眾殘暴兇殺的行徑駭人聽聞。執行屠殺猶太人最終方案的阿道夫•艾希曼面對控訴時說,“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甲級戰犯東條英機也辯護道自己是“忠于天皇”。“服從命令”真的會讓人喪失理智和道德感變得窮兇極惡嗎?
  
  1965年,耶魯大學心理學家米爾格拉姆開展了一項頗受爭議的“電擊實驗”。實驗人員告訴參與者這是一項研究“懲罰和學習行為”的實驗,當隔窗后的“學生”答錯問題的時候要對其進行電擊懲罰(“學生”和電擊都是假的)。100伏左右的電擊時“學生”會喊疼;270伏時他們就會抗議;到330伏“學生”就再也沒有聲音了。在研究者的“指令”下,參與者要逐步增加懲罰力度,直到實驗者喊停。實驗結果令人驚心。40位參與者中,有一半以上完全服從了研究者的要求,即便他們聽到“學生”的撕心慘叫,依然按下最大電伏。
  
  人類有一種服從權威命令的傾向,即使這個命令違背他們自己的道德和倫理原則。王玨認為,“服從命令”的觀念根深蒂固是出于自我保全,我們必須臣服于強大的力量才能讓自己生存下去。歷史的暴力和電擊實驗都給我們警示,人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自由和理智,行為被許多“命令”支配著,也許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在作惡。

?
Copyright © 2006-2016 ladye. 中國女性網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蘇ICP備13046240號-2
浙江快乐彩任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