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輪式棺床在南昌漢墓尋獲

來源:中國女性網 編輯:穎穎 點擊:日期:2016-01-14
馬蹄金下面發現金板 昨日,考古人員在南昌西漢大墓主棺發掘中又有新進展,內棺中出現了荒帷的痕跡,此外,內棺下設有帶木質滾輪和滾軸的棺床,在國內漢代墓葬中為首次發現。而
友情提示:點擊圖片直接觀看下一頁或點擊按鈕自動播放
馬蹄金下面發現“金板”馬蹄金下面發現“金板”

  昨日,考古人員在南昌西漢大墓主棺發掘中又有新進展,內棺中出現了荒帷的痕跡,此外,內棺下設有帶木質滾輪和滾軸的棺床,在國內漢代墓葬中為首次發現。而此前發現的“金板”在漢墓中也是首次出現,專家推測極有可能是墓主冊封時所用的“金冊”。昨日上午,來自全國的41位頂尖秦漢考古學家齊聚南昌西漢大墓考古現場,為下一步考古發掘、文物保護等工作出謀劃策。

  

  發掘現場

  內棺下發現帶輪子的棺床

  昨日,考古人員在內棺下發現了帶有輪子的棺床,輪子和滾軸均是木質結構。有專家介紹,這樣的棺床在漢代考古中是第一次發現。“這個活動的棺床我們推斷,應該是起靈時推進棺柩時用的。”南昌西漢大墓考古發掘專家組副組長張仲立介紹說,棺床并不常見,只有在大型墓葬中才會出現,由此也可見南昌西漢大墓墓主的身份很不一般。

  據了解,棺床為供棺槨停放的底座。《說文》中介紹:“床,安身之坐者。”安身,指使身體安穩的意思,由此引申出,棺床主要起承托穩定作用。

  此外,在考古人員對內棺的清理中發現,內棺的前擋板上有鑲嵌玉璧的痕跡。“我們發現,內棺的前擋板原本應該是鑲嵌了大型的玉璧的,現在已經塌陷變形落下來。按位置推算這個玉璧比較大,以漢制來算有1.2尺長。”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徐長青說道。

  內棺蓋板發現荒帷痕跡

  昨日記者在現場看到,主棺內棺的蓋板上保留了荒帷的痕跡,表層有銹和絲繡,有比較清晰的紡織品印跡,但是保存不是很好。徐長青表示,“目前完整的大件紡織品一直沒有出現過,我們看到的僅僅是存在荒帷的現象,現在荒帷貼在棺蓋板上,非常緊,而且破損得比較厲害。因此整體提取復原的可能性非常小。”

  徐長青告訴記者,荒帷是墓葬下葬過程中的禮儀,下葬的時候蓋在棺蓋板上。下葬的時候會舉著招魂幡把墓主人的靈魂和尸身引到墓穴里,把尸體抬進墓穴,蓋上荒帷然后把招魂幡放上去。按照周禮,荒就是上面頂部,帷就是垂下來的幔。目前僅在內棺蓋板上發現,外棺有沒有荒帷現在還不是很清楚。

  南昌西漢大墓考古發掘專家組成員、國內知名絲織品保護與修復專家王亞蓉介紹,由于荒帷保存情況不好,無法進行現場提取,考古專家們可能會在未來兩天內,將荒帷放入實驗室進行室內提取。

  王亞蓉告訴記者,到目前為止,南昌西漢大墓內保存下來的紡織品相對較少,只是在西回廊處發現了零星烏紗類的紡織品,已在實驗室進行處理。

  “等到內棺蓋打開后,按照現在主棺的保存狀況來看,應該還會有一些紡織品保存下來,尸身上應該也會有紡織品,我對于這一次紡織品的出現期待很大。”王亞蓉猜測說。

  棺蓋上的精美紋飾將重現

  外棺開啟后,目前考古人員正在進行一系列考古程序:提取資料、三維掃描、繪圖、文字記錄等。剛剛揭開的外棺棺蓋也已被運往考古實驗室做進一步清理保護。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李存信表示,盡管外棺棺板存在朽爛情況,一些地方表面的紋飾已經看不出來,但經過考古專家在實驗室的“妙手回春”后,這些紋飾都可以顯露出“廬山真面目”。

  “需要到室內再進行清洗,把附著到棺蓋上的污濁物清洗下去,顯露出紋飾的本來面目。或者用一些紅外線紫外線照相,曾經畫過的痕跡,可以重新顯現出來。”

  李存信向記者透露,外棺棺蓋揭開后,發現內棺保存狀況和先前的推斷基本一致。內棺棺蓋保存比較完整,輪廓也很明顯。棺柩西側,外棺板已經滑落,內棺板倒塌后緊靠棺床;棺柩東側,內棺側板坍塌,很有可能和外棺側板混在了一起,因此,在清理時首先要分清內、外棺板。

  

  專家解讀

  “金板”疑為“金冊”,為漢墓首例發現

  此前,本報報道了在南昌西漢大墓主棺發掘中,發現了內棺和外棺之間有一整塊“金板”。昨日,專家對這塊金板進行了解讀。

  “金板出現在內棺和外棺之間,這個位置非常重要。”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國內著名秦漢考古專家白云翔介紹道,在漢代諸侯王墓里頭,沒有發現過埋葬金板的情況,這是第一例。“但是金板究竟是普通的金板,還是有文字、圖像的目前不清楚。如果出現文字和圖像,會說明墓主的很多身份信息。”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徐長青介紹,從目前觀察的情況來看,共有三塊這樣的金板,每塊金板長約20厘米、寬約15厘米、厚約5毫米。有專家分析推測,這可能是罕見的“金冊”。

  “金冊在古時是用于冊封禮儀,金冊上一般會有記錄帝王的文字,也可能會刻有一些圖像,但是在這里出現的原因還不確定。”徐長青表示,以往漢代墓葬從未發現過金冊,而且棺內出現金冊的情況,在清朝的墓葬中比較多,而早期的墓葬中比較少見。”他表示,如果金板就是金冊,上面會有冊封的記錄與個人情況,這些文字應該能證明墓主身份。

  南昌西漢大墓考古專家組組長信立祥推測,這些金板也有可能是進貢剩下的。他介紹,漢代皇帝祭祀祖先要獻黃金,凡是有封地的侯、王都要上交金板,朝廷專門有人審查金板的重量和成色,如果有某項不合格,就會被削減封地。“這也可能是還沒進貢的金板被放在墓穴里。”

  叁

  集思廣益

  全國41位考古專家齊聚南昌“想點子”

  昨日上午,來自全國各地的41位秦漢考古專家,在現場參觀考察并交流經驗,為下一步西漢大墓考古保護發掘工作建言獻策。

  據介紹,這41位專家常年從事秦漢方面的考古工作,大部分是秦漢考古專項研究組的委員和主任,漢景帝、江中王、南越王、長沙馬王堆等中國秦漢時期最重要的帝王陵墓和諸侯陵墓考古發掘都有他們的身影。在南昌西漢大墓參觀期間,專家們一邊實地察看,一邊認真聽取大墓考古發掘歷程和相關情況。

  23日,這些秦漢考古專家將齊聚一堂,圍繞《在秦漢考古視野下的海昏侯墓地考古及意義》進行學術探討。

  徐長青告訴記者,邀請全國專家來南昌實地考察的目的就是希望讓這些頂尖專家交流發掘帝王諸侯陵寢的經驗,同時展示南昌西漢大墓發掘考古的一些工作經驗以及面臨的問題和未來的打算,讓全國專家一起想辦法、出主意。“我們希望專家給我們提發掘保護的建議,也希望他們分享在發掘過程中的想法做法和成功經驗,并能予以傳授。”

  肆

  專家觀點

  普遍認為墓主就是劉賀

  對于南昌西漢大墓的墓主身份,通過一系列文物的出土,棺柩的形制以及各方面信息的匯總,專家們的意見很統一。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劉振東表示,作為西漢時期侯一級的墓葬,南昌西漢大墓各種要素非常清楚,對于研究漢代墓葬等級制度是非常好的資料。“到目前為止,在漢代王侯墓、列侯墓里面,是形制最清楚的墓葬。”劉振東認為,墓主是劉賀的可能性很大。

  河南省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史家珍也認為,作為列侯級墓葬,南昌西漢大墓的墓葬形式和隨葬器物應該是登峰造極了,除了墓葬形式不能僭越外,這個墓葬所出土的文物實在是太豐富了。

  白云翔告訴記者,按照時間空間內涵三要素來說,墓主非劉賀莫屬,但是目前沒有實證。“任何一個考古發掘項目對歷史的研究都是很有價值的,它的最大特點是墓主是王是帝又是侯,在漢代的文化生活習俗等方面可以獲取更多的信息。”

  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李則斌非常肯定地表示:“從所有方面看,南昌西漢大墓只能是劉賀的墓,因為其他海昏侯不符合他這種條件,只能是他!”

  伍

  未來展望

  明年啟動建設遺址博物館和考古遺址公園

  徐長青表示,對于海昏侯國都遺址目前江西省有關單位對其已經做了十年的考古規劃。“現在看到的海昏侯國都遺址僅僅是個墓園,我們下一步是要對其他的墓園展開工作,對其他墓園的時代序列進行排序以及分析其他墓園的結構情況、特點等。”徐長青表示,明年將啟動建設遺址博物館和考古遺址公園。

  此外,徐長青介紹,對于海昏侯的國都紫金城,目前也已經啟動了對城墻的勘探,專家們在勘探中發現了一些非常特殊的現象。“紫金城城墻的設置等級很高,而且很講究。城墻是呈環繞狀,有兩道城墻。我們推測,在當時一般人可能就在第一道城墻外面活動,進不了核心區域。”

?
Copyright © 2006-2016 ladye. 中國女性網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蘇ICP備13046240號-2
浙江快乐彩任3走势图